杭州现共享单车“坟场” 被“肢解”单车随处可见

  所以,他这番几乎是在对德国人下命令的口吻,瞬间就令他成为了对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极为不满的德国网民的靶子。

图集详情: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江干区胜康街68号对面,有一片空地,空地一隅被一人多高的彩钢板围了起来。  在路人眼中,这里似乎有些神秘。

白天,站在围挡外,不时会有隆隆的机器声传出。

不过,却少有人知道里面在处理什么。

  昨天,家住杭州乔司的市民小宸骑单车路过,好奇地过去看了一下。

  这一看,他震惊了。透过半掩的门,他看到里面堆放着数不清的共享单车。  这些单车中,哈罗、摩拜、OFO各色品牌都有。

有的被胡乱地堆成了一座小山。

有的已经被压缩成一个个长方体,变成了待处理的废旧品。

  简直太惊人了。

这些单车中,有些看上去还是全新的,就这么当废品处理了,实在太可惜了。

  这些单车究竟是谁处理的?为什么这样处理?傍晚时分,小宸给钱江晚报打来电话,希望记者帮忙求证。

  2000多平方米空地成了坟场  到处可见被肢解的单车  昨天晚上7点多,天色已暗,钱江晚报记者赶到现场。

  在小宸的指引下,钱报记者来到了这片处理共享单车的空地,通过一个小边门进入其中。

记者的第一眼印象,就和小宸的感受一样,很震惊。

相比之前共享单车公司用来堆放单车的场地,这里才是真正的单车坟场。

  近2000平方米的空地里,到处可见被各种肢解的共享单车,还有处理这些单车的工具。

小宸指着门口一堆五六十辆、还未处理的单车说,这是刚刚新运过来的,早上我过来看的时候还没有。

看来还没来得及处理。

  而已经被处理好的共享单车大致被堆成一个个长方体。

  这些长方体每个长约米、宽米、高米。

每一个里面都压进了数十辆共享单车。

原本完整的共享单车就这样被压缩在这一个个长方体里。

  钱报记者粗略数了一下,这样的长方体有数十个,处理过的单车已经变成了待处理的废旧品。

就在这些长方体旁,还放着几样处理单车的工具。

其中,有一台共享单车肢解机,是用来精加工的。

  小宸说,早上看到工人把单车的轮胎放到这台机器上,大榔头一砸,锁具就被砸掉了。

然后再砸一下轮胎处,随手一抽,单车前后两个轮胎就被轻松抽掉了。

  他们要的是这些单车的车身,可以卖废铁,这些橡胶轮胎他们是不要的。

这台机器的旁边,各色单车的锁具散落一地。

  另外,旁边还放着一台压缩机。

被加工过的单车,用这台机器一压,就变成了一个个我们现在看到的长方体。

而在场地的另外一角,还有不少堆成小山的单车等待处理。  单车长期占用闲置土地  村委会公告后委托他人处理  究竟是谁肢解了这些单车?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宸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发现这个单车坟场后,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哈罗和摩拜单车。  昨天,哈罗、摩拜单车的江干区负责人相继来到了现场。  尤其是看到其中还掺杂着不少簇簇新的单车,真的好心痛。哈罗单车江干区负责人小龚说,他是昨天下午4点赶到现场的,当时他马上就找到了现场负责人。  可是,现场负责人的答复却让人有些费解。那位负责人说,这些单车都是他们在报纸上登过公告,确认过无人认领,才这样处理的。  小龚说,这份报纸的公告,确实在哈罗报警后、警方赶到现场时出示过。但是小龚当时在现场要求拍照取证,却被拒绝了。  而且,哈罗和摩拜均表示,没有接到这片场地所在的九堡街道三村村的任何联系电话,要求去处理单车。  昨天晚上,钱报记者也试图联系这片场地的负责人了解详情,不过负责人并不在现场。  随后,钱报记者又电话联系了九堡街道三村村的蒋书记。  据蒋书记说,这些单车的确是三村村委会托他人处理的。因为在日常管理中,这些共享单车停放时长期占用村里的土地,而且停放杂乱无序。  单车处理是前两天才刚刚开始的,目前,才处理了六七十辆。蒋书记一再强调,在处理这些单车前,他们是登过公告的。  蒋书记说,如果单车公司对此存在疑议,可以第二天一早来村里协商解决。  律师表示村委会做法欠妥  单车企业可以主张合法权益  那么,村里这样处理这些共享单车是否合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这些被处理掉的共享单车,其所有权在共享单车企业。浙江东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钟表示,从《物权法》的角度看,共享单车企业作为共享单车的所有权人是很明确的。  陈钟认为,如果是出于行政管理的目的,村委会应该主动联系单车的所有权人,也就是共享单车企业。如果在所有权人明确的情况下,单方面发布处理公告并随后进行报废处理,这样的做法有失妥当。  如果不是出于行政管理的目的,而是将之当成所有权人不明的遗失物处理比如共享单车车上的标识信息磨损严重,无法分辨,那也不应该直接进行报废处理。而是应该联系公安部门,由公安部门对失物进行妥善保管、受理挂失、协助查找、发还失物等等。  陈钟解释道,村委会有欠妥当的处理,侵犯了《物权法》对所有权人的合法保护,对此,共享单车企业可以主张索赔等合法权益。  昨天晚上,钱报记者从九堡派出所了解到,经过警方核实:  2018年7月29日下午16时25分,九堡派出所接到哈罗单车回收工作人员报警称,在三村家苑,盛康街与九盛路交叉口停车场里的废品回收店发现有人把共享单车当成废品拆了。接到报警后,九堡派出所民警立即接处警,经过询问废品回收店内工作人员,民警了解到是三村村委会安排清理工作时,将单车统一到该停车场处理,并且已于2018年7月10日至7月20日期间登报公示,一直无人受领,故三村村委会即将单车处理掉了。  目前,公安方面已针对该情况开展调查处置。

沙巴体育app推荐阅读4月人事:6副省级地方领导履新中央8名70后任地市一把手4月,6名副省级地方领导赴中央任职:天津市委原常委程丽华(女)任财政部副部长;江西省原副省长李利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河南省委原常委、原常务副省长翁杰明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许甘露任公安部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局长;贵州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政法委原书记唐承沛任民政部副部长;陕西省原副省长冯力军(女)任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党组成员。


上一篇:杭州有银行首套房贷利率上浮30% 贷款百万利息要多付33万...... 下一篇:杭州财政局将增持杭州银行7000万股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